万博手机版max网页版

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 
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主营业务 企业文化 办事指南 招标公告 人才招聘 内网登录
企业文化  
  党建工作
  工团工作
  活动风采
  学习培训
  员工风采
网站搜索  
 
员工风采
岁月有殇——沈园随笔
时间:2021-12-09        作者:王珊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字大小: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

徜徉在沈园的林荫道上,两边是拂风的杨柳,凄凄诉诉;一泓池水,几许残荷,虽有几分韵致,但更显萧瑟,叶与叶之间摩挲着、低语着,似在讲述一段岁月的故事,一首爱的悲歌;六朝井亭黯然矗立,更显形单影只,这就是沈园,处处让人感受到一束哀婉的爱情气息,那股气息低低地萦绕在花间枝头,仿佛在反复的喃念着:太迟了,太迟了。

沈园,又名沈氏园,是一处私人花园,经历如此岁月沧桑,至今仍得以流芳,全因为一则千年不老的凄美爱情故事,两阙催人泪下的《钗头凤》。南宋诗人陆游初娶表妹唐婉,才子佳人,夫妻恩爱,彼此情深意重,却为陆母所不喜,陆游被逼休妻再娶,唐婉也改嫁。多年后,二人在沈园邂逅重逢,感慨万千,陆游将心中千言万语,万般相思化作沈园题词壁上的一首《钗头凤》:

“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,一杯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!错!错!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悒鲛绡透。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!莫!莫!”

唐婉见词肝肠寸断,不禁潸然泪下。这次不期而遇,无疑将她封闭的心灵重新打开,里面积蓄已久的旧日亲情,千般委屈一下子奔泄出来,昨日情梦,今日痴怨,尽绕心头,感慨万端,遂提笔和词一首:

“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花花易落。晓风干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语斜栏,难!难!难!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千秋索。角声寒,夜阑珊,怕人寻问,咽泪妆欢。瞒!瞒!瞒!”

词文中,无不透露出唐婉对陆游的无限思念。追忆似水的往昔,叹惜无奈的世事,备受感情煎熬的她,最终忧郁成疾,在秋意瑟缩的时节,化作一片落叶悄悄随风逝去。从此,沈园便成为了陆游对唐婉思念的承载,成了他魂牵梦萦之地。

看,题词壁上一首龙飞凤舞,似狂风暴雨,如泣如诉;一首娟丽秀美,似沥沥秋雨,极尽哀怨。岁月的风雨侵蚀出题词壁上的斑驳,仿佛年轮轧过的点点痕迹。唯独,那两阙词文越是岁月更迭越显深刻,似刻在心上,时间越久,记得越深,如心底的情感天长地久。原来爱可以如此,他们对爱的痴迷与执着化成了一个个重量千钧的汉字,经过上千年的打磨和沉淀,愈发放出绚丽的光华。站在题词壁前,感受它空前的美,挥不去的是空气中弥漫着的来自遥远的爱情气息和那遥远的忧伤。

听,沈园的秋风在耳际喃喃,似无奈的叹息,如同情的低泣。是否是这位用情至深的诗人对爱的忏悔,还是这位纤纤弱女子对爱的无奈,亦或是每一位来到这里的人们,发出的叹息:当时错过的人,也只是情深缘浅。这秋风带着岁月的笔拓与爱情的印记,掉落在现实潮水中的声音,是这样的缓慢,寂静而又漫长记忆。

感,品味沈园,默默吟咏着千古诗篇,那满园的秋色显得格外的凝重和压抑。当年肝肠寸断的有情人都已成了一朵朵尘埃,只有敲击在石壁上的字字千金,反复被人吟咏,一处处眼泪沾巾的笔触依然纠结着心扉,让人黯然神伤。这是怎样一种坚贞不渝的爱情啊!在唐婉短短的一生里,所有的牵绊和爱恋似乎都像传说中的故事那样与陆游有关,她的整个人生只是一种平淡却命定的矛盾,在软弱的笑容背后藏着的,其实是一颗含泪而坚决的心!陆游这个至情至真的才子,在唐婉离开后,曾多次到沈园凭吊旧爱,多次将佳人入诗,直至他八十多岁仍将沈园作为自己精神生活的慰藉。这是一种深挚无告,令人窒息的爱情。他们的爱无视封建的桎梏,摒弃世俗的方式,用一种更恒久、更不朽的精神谱下一曲传奇。爱之深,情之切,不知为何,当举目所见那块题词壁上的文字,让人的心里顿生谦卑的明亮。

我们的诗人走远了,远在浩渺尘埃,你我之外,这份爱的延续却近在你我之间,我们还是轻轻的来,悄悄的离开,一切恍如隔世……

友情链接: